第15章 告诉他们,卢国公家的三公子有良药可治
首页 导航 热榜
    袁天罡神情凝重地道。“房相,依袁某之见,还是以古方救治更为妥当。”

    房玄龄定了定神,朝着袁天罡颔首之后,看向孙思邈。“多谢袁道长之建言,孙道长你的意思呢?”他已经从卢氏的口中简略的得知了二位道长的争论。

    “古方能愈此症的机率实在太低。新丰县就是采用的古方,十人之中,能活得不过一二之数,且皆为身强体健的青壮之流。

    至于处弼贤侄的办法,确有其道理所在,唯一为难之处,在于此法未经试验,贫道也实难决断。”孙思邈无奈地叹了口气。

    房玄龄这才把目光落到了程处弼的身上,表情显得十分复杂。这段时间长安城内关于这位程老三的各种流言真可谓是数不胜数。

    有流言说这家伙是个疯子,成日脑袋里边有三个小人在打架。有流言说这家伙是因祸得福,脑袋里边有三个神仙,让他懂得一些匪夷所思的技艺,例如拿自家二郎的伤口当成布匹来缝补。

    甚至还有流言说,他已经疯得不能再疯,连两位国医圣手也对他的病情没办法。老程家为了治他的疯病,找了个偏方,特地派人去新丰县抓疯狗以疯治疯。

    此刻,站在跟前的程处弼表情沉稳,目光有神,完全没有传闻之中的痴呆与癫狂迹象。房玄龄陡然想到了一事,转头看向房俊。

    “二郎你胳膊上的伤如何了?”

    “爹你看,已经全好了。”房俊赶紧挽起了袖子,露出了那条带着伤疤,却已经能够自如活动的胳膊。

    看着这条胳膊,同样经历过沙场征战,见过无数战友伤残的房玄龄心中一动。“二位道长,还请随房某过来一述。”

    一干人等就这么看着房玄龄邀请袁、孙二人走到了厅门外。

    程处弼等人就看着这三位在厅门处低声地商议着什么,三人都是眉头紧锁,时不时会把目光投入厅中落在程处弼的身上。

    “三哥,房伯父他们啥意思,咱们不是有药吗,他们为啥不让你给治伤。”程老四扯了扯程处弼的衣角问道。

    “他们是担心这药的疗效,是否真有我说的那么好,不过放心吧,他们会用的,毕竟若用古方在妇孺身上,几乎就是十死无生。”

    “处弼兄,你的法子,真能救我娘和我三弟?”房俊走了过来,满脸期盼地看着程处弼。

    “你相信我吗?”程处弼看着这位自己来到了大唐贞观年间第一个治愈的伤者问道。

    房俊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相信。”

    “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我至少能够有九成把握让你娘活下来,你弟弟至少也能有七成。”没办法,这狂犬病毒才减毒不过数代。

    “我,我去跟我娘说。”房俊扭过了头来,看向坐在榻沿不停抹泪的卢氏,还有那躺在榻上时不时哭闹两声的三弟房正,一咬牙,朝着卢氏走了过去。

    OOXX##

    程处弼只能继续呆在原地,身边摆放着那个特别订制的保温箱。里边,正是狂犬减毒疫苗。程老四就跟个忠心耿耿的护卫般立于保温箱旁边。

    卢氏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房俊在那里似乎说了半天,还伸自己的胳膊比划了半天之后拜倒在地。

    没等程处弼继续看下去,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招呼声,看到房玄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处弼贤侄,你真有把握?”

    身后边的两位道长,袁天罡的脸色明显很无奈,而孙思邈则显得很复杂,看样子,大家应该已经认可了一个事实。

    若用古方来治疗,怕是卢氏与房正这二位活命的机率,不会超过一成。那就相当于是明知是一条死路,还要硬着头皮走到黑。

    而若用程处弼的方式,首先,程处弼是不是正经,咳,是不是正常人咱们还两说,若不是孙思邈认可,袁天罡也无法否认之前程处弼处置房俊的伤口,证明他在医术方面的确有两把刷子。

    怕是这会子房大相爷哪有功夫跟他面对面的商讨拯救娘子和儿子这样的生死大事。

    “房伯父,小侄可以对天发誓,小侄的减毒疫苗救下伯母和房三郎的机率,至少有七八成。”

    “夫君,且就让处弼贤侄试上一试,俊儿的伤是他治好的,俊儿信他,妾身也愿意信他。”卢氏有些怜惜地扶起了一直跪地不起的房俊,抬首朝着这边道。

    已知没有其他办法,房玄龄唯有朝着程处弼深深一揖。

    “既如此,那就只有拜托贤侄了,若是能够救下内人与犬子,活命之大恩,房某必有厚报。”

    程处弼赶紧避了僻,还了一礼。“小侄不敢当,救人活命是我的本职工作而已。既如此,还请速速准备一些温开水和精盐来”

    “不需要针线吗?”房俊在一旁迫不及待地问道。记得上次处弼兄针线耍的贼溜,功底比一般绣娘还要扎实。

    “伯母和你弟弟身上的伤口都不大,不需要进行缝合。”已经审视过了二人伤口的程处弼解释道。

    这个时候,孙思邈则与袁天罡又是一阵眉来眼去之后,孙思邈上前一步到得程处弼跟前。

    “贤侄,那条疯狗虽然已经被斩杀,但它这一路逃来,可是还咬伤了数人,不知你那药可足够”

    “这没问题,小侄的药就算用完了,还可以到家里去取来。”程处弼毫不犹豫地道。

    一旁的房玄龄朝着孙思邈与程处弼赞许地颔首道。

    “二位果然是医者仁心,既然如此,来人,速速去寻找被那条疯狗咬伤的伤者接来,告诉他们,卢国公家的三公子有良药可治。”

    房府的家丁领命之后快步朝着厅外跑去,程处弼也开始准备工具。

    先是将卢氏的胳膊上的伤口用淡盐水反复地进行冲洗之后,又用已经煮过的布条擦拭,程处弼这才示意程老四打开了木箱,又掀开了上面覆盖的冰块,再掀开棉花,露出了里边摆放着的那个标号为四的瓷瓶。

    然后一个小碟子,倾入了些许的程处弼亲手调配的生理盐水,这才用一把消过毒的小银勺从瓷瓶中舀出一小坨白色组织,用小银勺细心地将白色组织与生理盐水混合碾压,直到完全成糊状。

    “处弼贤侄,为何要用盐水,清水不行吗?”已经憋了一肚子疑问的袁天罡终于问出了声来。

    “之所以要用盐水,因为它的渗透压值和正常人的血浆、组织液都是大致一样的,所以可以用作补液,也便于药物进入血液和人体组织中”

    “???”

    PS:感谢段心晴的打赏支持,感谢各位大爷的收藏与推荐支持,新书不易,需要大爷们的大力支持哟,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