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虚假的尊严
首页 导航 热榜
    异样的雨幕中,伊伦的身体浮现,他一个侧身翻滚躲避了影刃。

    手一翻,一柄匕首就滑落入手里。

    没有任何的犹豫,起身之后,他立刻就低伏着腰背想着佐伊冲去。

    佐伊也是愤怒的手持短刃,向着伊伦冲去。

    他眉心紫色的“Ψ”形符号,散发出了莹莹的光芒,符号边缘的线条开始向外延伸,使得符号大了一圈,而佐伊体表那层无形的波动,也开始实质化,让已经接近他的伊伦,也有了一种被排斥的感觉。

    次生人的这种能力,主动激活后的作用,令伊伦心中一惊。

    直面起来,还真是相当麻烦啊。

    他心中有了判断,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犹豫,硬顶着这种排斥,手中的匕首与短刃相接,在角力的瞬间,他直接腾身而起,短刃被压低了一瞬,下一刻他的另一只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匕首,划向佐伊喉咙。

    佐伊的瞳孔猛然放大,额头的符号光芒变得更盛。

    嗡!

    伊伦的身躯猛然被弹飞了出去,还有着一大片的雨幕也随着他跌落在远处。

    佐伊看见敌人有些艰难的爬起,本来想撤退的心思淡了下去,想起死去的恩斯他终于是忍耐不住报仇的心思,猛地冲过去,想要杀死这个突如其来的敌人不,他要斩断这个混蛋的四肢,绝对要让他死前饱受折磨!

    半跪在地上的伊伦,并没有抬起头,他只是在地面上用凝聚着魔力的手指,轻轻一点。

    魔力瞬间从指尖扩散了出去。

    一道光痕悄然在地面上浮现,两端延长至街道两侧的废弃屋子上。

    这其实是一条极细的光绳,它猛然上移,正好处在佐伊脖子的位置。

    出现的时机,也正好是佐伊猛冲而,视线只聚集在伊伦身上的时候,距离也仅仅不到两厘米。

    佐伊前冲的身体顿住,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抬起手摸了下脖子,那里忽然浮现出了一圈血线,他有些不甘的愤怒看着只剩几步之遥的伊伦。

    而伊伦却起身,向后退去,避免可能存在的反击。

    “卑鄙”

    佐伊愤恨的开口,但是一张嘴却涌出了鲜血,他手中的短刃跌落在地,身体直接向前栽倒,倒下后脑袋滚落到了一边,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

    伊伦平静的看着他的死去。

    在佐伊彻底死后,他发动了时间之力的收取。

    两具尸体在飘出几缕灰雾没入伊伦体内后,都化作了白色的尘埃,然后被大雨冲刷了干净。

    “阴影之力和排斥之力吗?倒是刺客的好手,而且正面战斗也不逊色,不过爆发过一次排斥之力后,排斥之力会消失吗?还是说消耗太大,这个次生人主动给收回了?否则就算是我提前布置了光之绳的术式,也有可能被直接绷断。”

    “不过阴影之力和排斥之力似乎不能同时使用,在使用那种排斥之力的时候,他的武器上没有阴影之力。”

    伊伦思索之时,背部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有个东西从背部窜了上来,随后左边脖子上变得有点痒痒的。

    他收好匕首,右手伸向左肩,一条金色的小蜥蜴爬到了手背上。

    “怎么,想要透气吗?小家伙?”

    伊伦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的背脊,而不到十厘米的小蜥蜴眯起了眼,享受着伊伦的抚摸。

    “好了,去干活吧,咱们没时间耽搁了。”

    伊伦轻笑道。

    小蜥蜴晃晃金色的小脑袋,然后它的身下,也就是伊伦的手背浮现出了一片光斑,小蜥蜴直接钻了进去,下一刻光斑消失不见。

    佐伊掉落的短刃旁出现了一片光斑,小蜥蜴从中钻出张嘴叼住,又钻了进去,然后再次窜出,叼住落在地面上的衣服。

    光斑再次消失。

    下一刻,这一幕同样又发生在恩斯掉落衣服和短刃边。

    光域蜥蜴,一种强大而罕见的种族。

    自带着一个小型空间,拥有着操控光的力量。

    它与艾文签订了共生契约,使得艾文可以使用它的力量。

    使用光系法术,也是艾文的主要手段。

    而伊伦的附身能力,似乎是让伊伦完全取代了艾文,连与他共生的光域蜥蜴也没有发觉,此时它的伙伴的内在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看着重新出现在自己手背上的光域蜥蜴,伊伦逗弄了一下它,然后轻声的叹道:“这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不是吗?明明有着人类的情感,跟人类没太大区别的存在,却被不断的利用。”

    在他的眼中,这些次生人仍然没有得到自由,他们仍然被奴役着,被名为自由与解放的梦想奴役着,从付出劳力变成了厮杀。

    从艾文的记忆中,伊伦也得知了得到解放的次生人,身体已经经过了调试,他们天生就可以成为超凡者,但也大部分永远固定在了天生就有的位阶,并且为此极大的缩短了寿命,大部分只能活几年。

    被尘烬之脑统属的他们,只是一种低廉的消耗品,而情感天生单纯的他们,却无条件的信任着尘烬之脑。

    “不过,他们也算是获得了尊严吧,哪怕是虚假的尊严。”

    伊伦怜悯着次生人,但是也只是怜悯,无用的怜悯他只会潜藏在心底。

    不给这些可怜的生命过多痛苦的死亡,已经是他身为敌人所会做到的极限。

    “这是一个错误的世界啊,哪怕我的时代也是如此,奴隶,还有工厂中的工人,连表面的平等都没有。”

    他在心里轻声的喃喃,然后让光域蜥蜴回到他的体内,继续向着法师塔走去。

    身影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残破的法师塔,因岁月而斑驳。

    次生人们只把这里当做一个临时的居所,并没有去修理它。

    因为它曾经属于人类,一些次生人还对此进行了破坏,所以曾经的防护体系已经无法启动。

    次生人也无法成为法师,他们的身体与人类终究还是不同的,他们无法成为法师,他们的精神海纯粹却脆弱,承受不了复杂的法术模型的构成,也使用不了传统的法术,他们的精神力很弱小,比同位阶的人类要弱了不止一筹。

    所以他们只是魔力的使用者,所谓的排斥之力,也只是类似法术的天赋能力而已。    

    https://www./150_150087/51363668.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