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移花宫,驻颜丹,天下震惊!
首页 导航 热榜
    随着系统的提示音响起,赢洛识海中浮现出一本湘西赶尸心法、以及各类符箓的绘制方法。

    “天生万物、万物有灵!”

    “赶尸溯源、肃清五岳!”

    “死相百种、不出六道!”

    就在赢洛查看识海心法之时,心法、符箓汇集成黑色洪流,没入识海之中。

    顷刻间,湘西赶尸术以及符箓的绘制,赢洛皆是通透无比,信手捏来。

    在自己的身侧,出现折叠好的青色长衫、青布帽、黑腰带、草鞋,以及一沓用装有黄纸的荷包。

    见状,赢洛便是知道,这些行装,就是湘西赶尸术的衣衫。

    “系统还真是体贴,不光有心法、符箓的绘制方法,竟然还有一套如此完整的赶尸服。”

    赢洛轻笑道,拿起赶尸服四下打量,喃喃道:

    “好像少了点什么”

    就在这时,赢洛听到房顶传来一阵细密的脚步声。

    紧随其后,便是一道惊叹、刺耳的女声响起。

    “老白,掌柜的,大嘴你们快来看啊,天上掉金子了。”

    “郭芙蓉,你不睡觉大半夜在房顶上嚷什么嚷,不知道我明天还得早起做菜吗?”

    李大嘴推开窗户,睡眼惺忪道。

    下一刻,李大嘴看到满院金辉洒落,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大喊道:

    “掌柜的,老白,秀才你们快出来,天上真掉金子了?”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大半夜的不睡觉想干嘛?不知道客栈里还有客人吗?”

    佟湘玉推开二楼窗户,旋即,整个人便是愣住了。

    横跨在天地之间的巨大金色榜单,让佟湘玉有些不知所措。

    “老白,秀才,大嘴快去房顶,这是要人命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旋即,佟湘玉赶忙走出房间,沿着梯子爬上房顶。

    此刻房顶上,客栈的人几乎到齐了。

    白展堂看到佟湘玉趴在梯子上,赶忙走过去搭把手道:

    “掌柜的,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到半天了。”

    佟湘玉小心翼翼的坐在房梁上,看着散发着金辉的苍穹金榜,神色呆滞道:

    “你们谁能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啊,我不过就是一个嫁到了七侠镇,人还没过来丈夫就死了。”

    “我就想好好的在这里过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说到最后,佟湘玉抱着膝盖掩面轻泣。

    闻言,郭芙蓉忍不住嘴角抽搐,摆了摆手道:

    “哎呦,掌柜的是谁不让你好好过日子了,这是天道金榜,盘点江湖势力的又不盘点你。”

    “天道金榜,盘点江湖势力?”

    佟湘玉抬起额头,看向众人,刚才的委屈之色消失不见,浮现一抹诱人的羞涩,问道:

    “不知道俺爹的龙门镖局,会不会上榜?”

    “切,我爹的六扇门都不一定能上榜,你爹的龙门镖局就靠边站吧。”

    郭芙蓉神色不屑,摆了摆手道:

    “咋说话呢,咋说话呢。”

    佟湘玉指着郭芙蓉碎嘴道:

    “这个月工钱扣三天,我看你还敢乱说。”

    大秦,阿房宫。

    此刻,秦始皇身后跟随盖聂、赵高、李斯等人率领侍从,坐落在阿房宫的亭阁之中。

    当嬴政看到苗疆五毒教之时,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帝王之气。

    侧目看向一旁的赵高,沉声道:

    “苗疆五毒教、金蚕蛊。”

    “赵高,这五毒教你了解多少?”

    闻言,一旁的中车府令赵高,微微躬身道:

    “陛下,苗疆区域,一直都是由南宋以及蛮荒诸国所掌控,帝国虽然疆域宽广,但是对于苗疆之地,则是知之甚少”

    “废物!”

    嬴政不怒自威道:

    “查,给我派人去查!”

    “遵命,属下这就派遣罗网,即刻南下!”

    赵高躬身道,手掌微微挥动,潜藏在暗处的身影,霎时间便是离开阿房宫,消失在夜幕之中。

    嬴政转身环顾身后众人,眉宇微蹙道:

    “月神,怎么还未到场?”

    “陛下,妾身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一道轻灵的声音,缓缓回响在阿房宫。

    众人只见到,夜空之上,一道身影踏月而来。

    新月如佳人,潋潋初弄月!

    女人落于嬴政身前,微微欠身道:

    “陛下,刚才妾身与东皇阁下,正在阴阳家推算天榜天机,所以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哦。”

    嬴政微微侧目,挥手道:

    “月神,天榜现世,不知阴阳家有何见解?”

    闻言,月神目视天榜,神色如常,轻声说道:

    “天道馈赠,实则天道运势,能够掌控天榜之上势力者,掌控天下!”

    大唐,摘星台。

    唐皇李世民,负手而立。

    俯瞰苍穹金榜,眉宇微凝。

    仅仅是天榜三十名势力,便一人获得一颗真元丹。

    如果此事为真,苗疆五毒教则是一只百战之师,可改变天下格局。

    五毒教以毒为本,悠悠九州战乱不断,各方势力相互制衡。

    在战乱时期,毒的作用,将会大于任何军队。

    李世民微微侧目,看向一侧的袁天罡,沉声道:

    “袁天罡,这金榜奖励,是真是假?”

    闻言,袁天罡微微拱手道:

    “陛下,苍穹金榜,人力不可违,关系天下运势,真!”

    听闻此话,李世民微微点头道:

    “朕要让苗疆五毒教,为我所用。”

    “微臣,领旨!”

    袁天罡微微拱手道,袖袍收回之时,微微侧摆。

    黑暗中,一道道神情肃立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下

    大明,天坛。

    “天道馈赠,仅仅是第三十名的存在,便如此雄厚,可惜在苗疆。”

    正德皇帝眉宇凝重,眼眸中浮现一抹跃跃欲试。

    “皇叔,你觉得,五毒教能不能为我所用?”

    闻言,被正德皇帝召来的朱无视,眼眸中浮现一抹诧异之色,震惊道:

    “五毒教,远在南疆,与我大明王朝相隔甚远。”

    “再者五毒教,听闻其名便可归类于邪教,我大明王朝怎可与此等教派为伍!”

    “有损我大明威严,此举不妥!”

    朱无视表情严肃,神色凝重,并不赞同正德皇帝这个提议。

    听闻此话,正德皇帝脸庞浮现一抹淡笑,沉声说道:

    “好吧,倒是朕思虑不周了,皇叔不必在意。”

    对于朱无视三言两语便否决了自己的建议,正德皇帝内心也是颇为不快。

    不过,朱无视受先帝遗命,手持丹书铁券,与尚方宝剑。

    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即便是自己,也要敬之三分。

    自己即便是心中不快,也不得不隐忍。

    图谋以待!    

    https://www./142_142482/48848708.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