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野法炼气
首页 导航 热榜
    胡雷第一个亡命逃窜,麻杆紧随其后,巨熊一掌拍向黄武,这厮躲闪不急,急忙架刀去挡。

    不料妖兽却稍微改变了一下手臂挥动的路线,大手将他的右臂和刀拍飞出去。

    他仅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随之而来的另一掌命中头部,当即脑浆迸裂。

    枪头熊疾速前冲,扑向魏风,后者发力狂奔,左侧树后忽有微弱的刀芒闪现,一柄黑刀悄无声息地劈在了他的腿上,顿时鲜血溅射。

    金梓鸣眼见魏风痛呼倒地,不敢有任何停留,拔腿就跑。

    谁知妖兽却并未按照他设想的那样,去费力击杀倒地之人。

    只见枪头熊飞身而起,双脚正好落在魏风身上,将其踩得稀烂。

    借着反弹之力,它跳跃出去,拦住了金梓鸣的去路。

    他明白,要想生还,唯有拼命。

    他一个闪身,滑到巨熊侧面,提刀砍向其右腿,枪头熊灵敏抬脚,踹向对手。

    哪知金梓鸣用的竟是虚招,他顺势一滚,溜到巨熊前方,倾力斜刺一刀,插向熊腹。

    熊妖周身坚硬似铁,这一刀只刺入少许,冷月向下拉出一道浅浅的血口。

    巨熊愤怒至极,发力扑了上来。

    金梓鸣闪到一棵树后,却听“嘭”的一声,巨熊将这比大腿还粗的树干拦腰击断。

    断口扫出,划过金梓鸣左肩,顿时豁开一道长长的伤口。

    金梓鸣忍痛跳向旁边一棵树,蹬脚后弹起,一刀劈中熊的右肩,再次划开一道无关紧要的伤口。

    枪头熊狂吼一声,猛扑过来,双方力量差距太大,数次对碰之后,右臂被震骨裂。

    他不得不改用前些天新琢磨出的出刀方式,试着将以肩带动的挥刀,改为以腰部发力,将上身、肩、手臂和刀连成一线,力矩和穿透力顿时大增。

    “嗤”的一声,上刺的冷月居然顺势穿透了大力拍下的右熊掌。

    巨熊狂怒,左掌全力挥下,金梓鸣已来不及抽刀,不得不松开冷月,戴着半截兽皮手套的右手死死架住熊掌。

    他的力气所剩无几,情急之下,左手在腰间摸出一根暗淡无光的银色长针,针头还呈现妖异的暗红血色。

    他右手突然一松劲,巨熊促不提防,身体向下栽倒。

    金梓鸣一个鹞子翻身,跃到巨熊上方,一针刺入它的左耳。

    突见一股黄色的气体从熊耳溢出,被长针吸入,同时手臂一麻,感觉一缕气流窜入头部。

    一种极度清凉的爽感充盈脑海,犹如灵魂被洗涤,又若受仙人点化,从蒙昧中顿悟大道。

    原有的嗜血、困顿和激动忽然全被清空,唯剩清明。

    从未有过如此细致入微的感知,无论是体内还是外部世界,一切还都一样,但用神识“看”去,又都不一样了。

    它们都是那样的清晰,仿佛就在眼前。

    神魂的异常反应,让金梓鸣神清气爽、惊喜莫名。

    而与此对应,肉眼可见巨熊的毛发刹那间变得暗淡无光,这一刺,竟让其当场毙命。

    金梓鸣瘫坐在地,喘息片刻后,方才起身拔刀,在死熊旁边挖出一个大坑,取出随身携带的一张又大又薄的兽皮,将它铺上去。

    然后在熊的大血管上刺出几条口子,并在地上划出几道小槽,把流出的熊血引入坑内。

    脱下衣服躺了进去,待熊血流尽,他心中默念“血炼淬体术”第二层的口诀,开始锻体。

    金梓鸣看不到的是,巨熊血液中的一些粒子被吸引到他的皮肤上,让其变得更为坚韧,隐隐像是要变成铁皮。

    还有一些粒子渗透进去,旋即在肌肉中消失,并产生向内收缩的紧致感。

    甚至还赋予他一种新奇的感觉,仿佛自己变成了森林中一头强壮的豹子,当发现猎物时,浑身肌肉绷紧,即将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与力量。

    如此持续了两个多时辰,待皮肤表面排除一层黑色的杂质污垢后,便感觉到身体不再对熊血有所反应,这才停止运功。

    起身一看,身上的伤口虽然还能看出痕迹,但已经愈合。

    右臂骨裂处的疼痛也变得若有若无,较长时间没有精进的淬体,重新开始出现明显提升。

    今日最大的收获,是终于发现这根长针的作用。

    他曾经用了很多方法尝试,扎野兽,扎自己,扎大树,等等,什么都试验过了,但都毫无反应。

    今天却从枪头熊耳中吸出一股黄色的气体,是否说明此针只对妖兽才有效?

    而且吸出的气流,对头脑,对神魂很有帮助。

    金梓鸣取出妖熊兽核,又从两具破烂尸身上搜出有用之物,改变方向,向外围逃窜。

    数个时辰后,他躲入一片密林,开始思考今后的出路。

    银针或许能在瞬间抽干低阶妖兽的神魂,但对人类却毫无用处。

    这就形成了一个怪圈,他拿着银针或许能对付一阶妖兽,敌人干不过妖兽,而自己还得被强敌追得鼠窜。

    要彻底摆脱这个局面,唯有自身变强。

    得利用手上的资源,争取在黑茫森林步入修真的入门阶段:真正的炼气期,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要想炼气成功,首先要能感受到外部灵气,第二步是将其吸纳进来,汇入丹田储存,最后还需领悟输送和使用这些灵气的方法。

    凡人与修士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灵根,也就是能否感气成功。

    敏感度是一道门槛,绝掉了普通凡人的修真之路,让他们没有机缘去接触这个世界另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好。

    老金给他的皮囊中有两样东西,一本名叫“血炼淬体术”的秘笈,以及那根刺死熊妖的暗银色长针。

    从前在龙翔帮时,教官传授过基础的修炼理论,其中包含了打坐吐纳的方法,此外就是一套拳法和一套刀法,分别是“鞭锤”和“虚实旋风刀”。

    他已经修炼打坐法三年,通过将外家拳变成慢拳来打,体会到了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感与意念之间的关联。

    但金梓鸣心里明白,这种气感并非由外部灵气产生,这让他很苦恼,修士初次感气成功究竟是怎样的?

    脐下三寸的丹田到底在哪里?又是什么样子?

    金梓鸣寻了一个有两面出口的山洞,准备尝试修真,他将洞口封上,一旦敌人入侵,他便从另一出口逃掉。

    他决定通过深层次的打坐入定,让大脑变得空灵,去尝试感气,但遗憾的是,依然未能发现灵气与丹田。

    不过在这种状态下,他常常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有时是女人的低语,有时是妖兽的怒吼,有时是潺潺的水流声,等等。

    尤其那女人说的明显不是鸿青界的语言,完全听不懂她在讲什么,就像是来自外域。

    现在的他,对于修行还极其懵懂。

    全然不知,这种特异的耳识能力,将给他的未来带来何种影响,更不可能想到,自己因此会与无尽星空的恐怖都沾上因果。

    胡雷和麻杆突然发现那个少年消失不见,但从随身所带追风鼠的表现看,他应该还在这片森林,只是暂时难以探测到具体的位置。

    “老大,怎么办?”麻杆问道。

    “你我都是职业杀手,拼耐心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少年?咱们就在这黑茫森林外围跟他耗着,不拿到宝物决不离开。”

    金梓鸣喝着洞壁渗出的山泉,以身上所带的野兽干肉作为口粮,偶尔也会溜出去捕猎。

    苦修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在不知不觉中蜕变。

    某一个晴天,他突然看到空中有大量的无色亮点漂浮,顿时明悟,这便是灵气。

    他心潮澎湃,自己居然无师自通,找到了通往修真的那扇大门。

    很快,无论什么天气,他都能清楚看到空中弥漫的这些灵气粒子,有的地方浓郁,有的地方稀疏。

    当染上风寒,或受伤后,他甚至能看到身前飘荡的一缕缕灰色或黑色的气体,而当他复原后,又变成健康的亮白色

    作者备注:总有一些读者问,主角那么厉害,能用银针杀枪头熊,而追兵见了熊就得跑,为何主角干不过追兵?我只得一次次回答,因为银针对人类无效。    

    https://www./142_142490/48851980.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