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加入龙晴派
首页 导航 热榜
    第一次由于注入的神魂太少,还没探测清楚屋内的情况,这缕神魂便断掉,失去了与本体的联系。

    但只要能钻进去,就是一个巨大进步。

    金梓鸣心中暗喜,开始加强神魂输入,在木墙上破开一个更大的口子,送入更多的神魂,果然探测到了隔壁房中的情况,一举“偷窥”成功。

    有些障碍物的材质坚硬,他只能开一个小孔,然后将神魂压缩成丝,从孔中穿过,进行探查。

    在这个过程中,他偶然发现,如果将魂丝压缩到极致,再将其截断成针,居然能模仿出猫妖的魂针攻击。

    一旦炼成此针,或许能成为刀法之外的又一个杀手锏。

    二十三天转眼过去,金梓鸣欣喜发现,自己的神魂果然强壮了不少。

    更让人兴奋的是,他炼出了一根魂针,虽然还很弱,距离伤人还有不小差距。

    曾经有一次按捺不住,他在黑夜中发出一针,袭击了院外的一只野猫,将其直接刺晕过去。

    新的一天来临,看着窗外冉冉升起的朝阳,他忽然觉得这家简陋客栈的房间和院落,都那么的亲切。

    凡人们起床的声音,渺渺升起的炊烟,都让他感到愉悦。

    金梓鸣露出微笑,去外面用过早膳后,便来到曾泽亲戚家。

    少年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他过来,笑吟吟地将他拉入马车中,一起向着理想驰骋而去。

    不久他俩便远远看到了那个灵气缥缈的湖泊,但道路拥挤,马车已很难动弹。

    于是干脆弃车步行,最后一小段路,竟是靠挤才到达了龙晴派的大门。

    守门修士验过考生令牌,便收了回去,然后由年长师兄将他们带了进去。

    众考生聚集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金梓鸣粗略估算,大约有一千多人,分成二十多个小方队,甚是壮观。

    又等了半个时辰,当方队数量达到三十个时,雄浑的啸声响起,顿时把一众考生镇住,广场立刻安静下来。

    只见三名长老领着一队龙晴派的弟子走上高台,居中一名高大的黑袍老者朗声说道:

    “诸位,老夫乃是龙晴派外门长老张剑锋,欢迎大家来龙晴派参与外门弟子考核。

    本次一共有一千六百三十二人参加,由于正值我派快速发展之际,急需从各位炼气期翘楚中补充新鲜血液。

    因此宗门决定,破例增加录取名额,共招收八百名外门弟子。”

    此话一出,台下轰然叫好,录取比例接近五成,绝对是这么多年以来,最容易考入龙晴派的一次。

    张长老的洪亮嗓音继续响起:

    “本次考核,按照传统,仍然分为三项,分别是力量、神魂和悟性的测试。

    力量要求能举起两百斤的石锁,神魂要求能达到十丈的探测距离。

    至于悟性,就是现场给出一招残缺剑式,请大家按照自己的理解,尽可能把这个招式补全,然后写下来交卷。

    整个广场分为六个考场,请大家按照已入门弟子的指引,到达自己的考核地点。

    现在我宣布,外门弟子考核,正式开始!”

    金曾二人本就站在同一个小方队之中,顺理成章地便被领入相同考场。

    大概是因为逃亡经历,金梓鸣不愿意木秀于林,觉得泯然众人才是安全之策。

    而且有高达一半的录取率,便决定在考核中适当保留,不要暴露全部实力。

    第一关金梓鸣仅举起两百斤的石锁,就不再继续挑战。

    第二关,见多半考生的神魂探测距离都在十至十五丈,他便将自己的测试结果定为十二丈,既不显眼,也能确保通过。

    前两轮考试后,淘汰了四百余人,而曾泽也较为轻松地杀入最后一轮。

    剩下一千二百来人,坐在分给自己的蒲团上,领到了最后一道试题。

    这是一招名叫“挥洒”的残剑,看似挥洒自如,但尝试后会发现气机不畅,剑势亦不够圆转。

    这道试题难住了不少考生,但对于金梓鸣来说,却极其轻松。

    他体验了一下剑招的运气法门后,立即发现了灵气阻塞的经络和窍穴位置,这显然可以用多种方法来解决。

    金梓鸣也不答题,扫视四周,发现曾泽和多数考生都还在冥思苦想,仅有二、三十名天才书写完毕后交卷,让监考的长老频频颔首,极为赏识。

    直到有三百多人离场后,金梓鸣才随意写下答案,他选择通过增加三个小动作来补齐剑招。

    其实说实话,加两个动作也可以,而如果启用自建的内部通道,仅需做一点微调,最多加半个动作,就能补齐剑招。

    金梓鸣交卷后,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曾泽才笑吟吟地走出考场,当最后的截止时间来临时,余下之人不得不交卷。

    有人神色平静,有人怅然若失,最后由张长老宣布,三日后在宗派大门外,公示录取名单。

    三日后的张榜,不出所料,金梓鸣和曾泽均被录取,龙晴派要求新弟子在三天内前来报到。

    金梓鸣当天便退了房,怀揣着喜悦与憧憬,迈入了龙晴派。

    他被领至外门的一座大殿中,那里放着一台测试身体属性的仪器,一名师兄对他说道:

    “你站上去,将手掌放在那块水晶面板上。”

    金梓鸣依言而行,很快仪器亮起三色光芒,结果出来了。

    那名检测的师兄大声说道:

    “是金、水、木的体质。”竟与当年那位白衣仙子所说的一模一样。

    一名执事记录下来,然后和旁边的长老嘀咕了几句,便取来一个储物袋递给他。

    教会他如何用神魂打开和取物后,便让他去找自己的住处。

    金梓鸣发现储物袋内有一块绿色的身份令牌,一本门规守则,以及十枚低价灵石。

    据说宗门每个月都会固定给外门弟子发放这么多灵石,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金梓鸣按照指引,来到了这届外门新弟子的居住之所,凭着绿色令牌,他被领入一片竹楼之中,每栋小楼有两层,共四个房间。

    金梓鸣选了二楼的一间,坐下后便开始翻阅门规守则。

    不久他便看到了最感兴趣的一条:

    弟子可凭身份令牌,前往外门藏书阁,按相应权限阅读书籍。

    金梓鸣大喜,这可是他十年来最大的梦想,来修真大派见识真正的修行法门,当即便兴冲冲地赶了过去。

    龙晴派藏书阁的布局,有些像城里的清风阁,都是宝塔型结构。

    门口坐着一位面无表情的老者,他验过金梓鸣的绿色令牌,告诉他只能去一楼和二楼看书,离开时可以借走三本书。

    金梓鸣答应一声,步伐轻快地迈入藏书阁,一楼是一圈圈的环形书架,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书籍,每个书架上都有标示,注明书的类型。

    他一下便沉迷入这浩瀚的修真知识中,津津有味地阅读鸿青界六大洲的地理和国度介绍,高手的游历传记,佛经和道藏,人体经络和窍穴标注等。

    他如饥似渴、废寝忘食,整整两天过去,都不曾离开一楼半步。

    但他毕竟不是可以辟谷的筑基修士,腹中饥饿感越来越盛,但他仍舍不得就此离开。

    金梓鸣拾阶而上,来到二楼,发现这里比一楼小了一圈,杂书很少,基本都是纯粹的修真书籍。

    他忍住辘辘饥肠,耐心浏览了一遍书架上的目录,将“刀法基础理论”、“丹田浅析”和“神魂初识”三本书取下来,握在手中。

    出门时在老头那里做了登记,便去宗门之外的坊市喂饱肚皮,然后便赶回自己房间。

    金梓鸣取出那三本书,满怀希冀,期望能为自己打开一扇崭新的大门。

    他首先翻阅“丹田浅析”,才看了几页,便大吃一惊,人体丹田居然不止一个,而是三个。

    道家认为丹田乃是储藏精气神之所在,为性命之根本。

    “下丹田,藏精之府也,为气海入内,是虚空穴,为结丹之所,炼精化气即在此阶段修炼。

    中丹田,藏气之府也,为膻中入内,也是虚空穴,为炼气化神阶段养胎之所。

    上丹田,藏神之府也,为印堂入内,乃是一虚空穴,丹成之后,此处为出神之所,此阶段修炼即为炼神还虚,可逐步将身体修得虚无。”

    金梓鸣有些惶然,难道其他人都比自己多炼了两个丹田,那岂不是差距很大?    

    https://www./142_142490/48851988.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