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悠塘之悟
首页 导航 热榜
    重剑带给金梓鸣的启发,是要在挥刀时,把积蓄的力量百分之百地发出去,甚至超越这个比例。

    金梓鸣看向静静流淌的河水,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那次大潮,前浪还在冲击,后浪又已形成,推动前浪更加凶猛地前行。

    金梓鸣将这种“后浪推前浪,一浪强于一浪”的模式称为“千层浪”。

    能否用这种浪潮叠加的方式来将蓄好的力量,百分之一百五十,甚至百分之两百地击打出去?

    如何在体内模仿出“千层浪”,而且最好是由内气形成的浪子,他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用自建的管道!

    当初在黑茫森林对付那头妖猴时,他便用过这种阴损的招式。

    如果在蓄力完成后,浑身的穴道都撕开封口,疯狂从外界吸取灵气。

    但并不将这些灵气传送给丹田,而是利用相同经脉上其他穴位的管道,将其输送给冷月。

    自己则只需控制每根管道中灵气传送的节奏,让内气一波接一波地去激发冷月,岂不就是“千层浪”,一浪高过一浪吗?

    有的经脉和穴位不经过手掌,那也没有关系,可以利用不同管道的重叠处,或经脉的交叉点,甚至下丹田,来实现中转,将灵气输送到冷月中。

    这样虽然行气线路稍长,但把它们放在“千层浪”后面的浪潮中,仍然来得及。

    金梓鸣大喜,当即着手试验,刚开始时,仅能控制几根管道中的灵气陆续到达,并先后作用于冷月,实现力量的叠加。

    经过持续的苦练,渐渐增加到可以让三十多道灵气先后奔袭而来。

    他欣喜不已,如果有一天他能将体内八百三十根管道中的灵气逐个叠加到冷月刀上,刀法的威力得有多可怕?

    即使现在仅有三十多重浪,一刀挥出的威力也已达到惊人的地步。

    更可喜的是,千层浪不仅使力量大增,还为冷月刀新增了一种震动,或者说是抖劲。

    一刀下去,不仅可以劈开巨石,随着后浪的蜂涌而至,还能将其震裂成细小的石块。

    金梓鸣相信,如果有朝一日练成八百三十重浪,肯定可以将巨石劈成粉末。

    这实在是一个意外之喜,谭五的重剑本没有这项能力,却启发金梓鸣创造出一件大杀器,这是他悟刀以来,最厉害的一次创新。

    未来待他消灭魂虫,再来施展融合“千层浪”的刀法,定将犀利无比。

    如有敌人追来,多半会给对方一个意外“惊喜”,金梓鸣一边想着,一边露出坏笑。

    接下来,需要修炼出更多的浪,并考虑每重浪之间的叠加节奏。

    以怎样的速度和灵气量去先后叠加,才能制造出最大的震动幅度与强度?而且还应考虑多变与出其不意。

    他最终决定采用无规律叠加波浪的方式,时快时慢,时强时弱,时有时无,让人难以预测和防范。

    除了修炼,金梓鸣没有其他爱好,最多就是在河边发发呆,或是变作饕餮去搜寻美食。

    贺宁的爱好也很单一,空闲时间就喜欢拉着街上的黄秀才在围棋格子上搏杀。

    他棋风彪悍,喜欢不讲理地缠住对方进行对攻,有时会得手,但更多的时候却莫名其妙便输掉了棋局。

    黄秀才的棋风与他相反,如同剑客一般轻灵,常常对老贺的出招不问不顾,东出一剑,西出一剑,看起来毫无章法,相互之间没有关联。

    但一旦遭遇重要绞杀,或在最后收官时,这些乱七八糟的棋子却往往能形成合力,成为最终的胜负手,所以他总是赢多负少。

    黄秀才曾这样嘲弄贺宁:

    “你的棋势大力沉,像一把巨斧,一旦被你缠住,你就能连续挥舞斧头,逼得我与你对杀,而这并非我的强项。

    所以,我的应对就是,把所有地方都下得很轻,可以随时舍弃,让你一直举着斧头,但却找不到可以劈下的地方。

    你一直高高举着斧头,累不累?手酸不酸啊?哈哈哈!”

    金梓鸣认为,黄秀才说的很有道理。

    刀,也不应该一味追求力量,而要讲究有效出击,可以蓄而不发,甚至可以融入剑法中一些轻灵的元素。

    他突发奇想,要通过棋理来领悟刀道,决定学习围棋。

    问明规则后,金梓鸣开始看人下棋,不仅贺宁与黄秀才的对局看,其他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下棋,他都会默不着声地前去观战。

    时间久了,他开始下棋,初时与低手下,渐渐对上棋力中等之人,有胜有负。

    有一天,他见贺宁闲着无事,便上前问道:

    “老贺,和我下一局吧,让子也行,让我四子,行不?”

    贺宁竟不搭理他,于是金梓鸣又说了一遍,对方这才斜着头瞥了他一眼,随后伸出小指勾了勾,不屑地说道:

    “斩你如斩猪!”

    这下可把“老实人”金梓鸣给激怒了,当下不再多话,转身就去了黄秀才家,把他所有的围棋书籍都借了回去,发誓要发奋图强。

    金梓鸣有空便看棋书,以一个修士的神魂之力,记住了所有的定式和变化,以及历史上那些著名的棋局。

    下棋当然少不了,黄秀才的让子棋对他的帮助最大,凭借卓越的算力,他的棋艺水平飞速提升。

    半年后金梓鸣扬眉吐气,叉腰站在院中,伸出右手小指,朝贺宁勾了勾,轻蔑说道,

    “老贺,来吧,斩你如斩猪!”

    事实很残酷,金梓鸣现在真的能在棋盘上,轻松解决贺宁。

    围棋教会了金梓鸣很多道理,知道棋如人,棋品见人品,心胸有多开阔,能成多大的事。

    再高妙的理论或招式,都不能墨守成规,要能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

    在战术选择上,面对敌人的进攻,最好的应对是不予理睬,一门心思聚焦于自身的战略布局,不理,是围棋博弈的最高境界。

    以攻为守则是次选,而最不得已的选择才是单纯的防守。

    反过来亦是同理,自己进攻时,一上去就要争取全面压制对手,逼得他只能被动防守。

    这些感悟,对于金梓鸣今后的战斗,以及对刀道的理解,都大有裨益。

    以棋悟道之外,他每天还有两次与和魂虫的斗争,双方旗鼓相当。

    金梓鸣开始思考新的炼魂方法,他偶然发现下盲棋,居然对增强魂力有所帮助。

    先在脑中构建一副棋盘,自己左右手互搏,进行对弈。

    既要思考如何落子,又要在脑中时刻维持这盘棋局,虽耗费神魂,恢复后却能感觉到魂力有一丝提升。

    过了三月,他已可以同时开五局盲棋。

    持续疯狂的对弈后,他发现彩色魂气变得更为凝实,不再像风中的火苗那样飘忽不定,能维持一个相对固定的不规则形状。

    凝聚魂针的修炼,他从未停歇,现在他能瞬发四根,怎样才能发得更快、更准?

    假设瞬发已是速度的极限,那么反过来,如果让目标在神识中的移动“变慢”,则一样能帮助魂针准确命中目标。

    毕竟神魂攻击一个不动的人,总比攻击一个快速移动之人要容易得多。

    金梓鸣买了小孩玩耍用的皮球,将一个扔到墙壁上反弹回来,大脑锁定皮球弹射后的运行轨迹。

    强行用神识放慢皮球在脑中映射出的飞行速度,使高速弹射的皮球,在自己眼中看来,却只是缓慢飞行。

    通过不断训练,七个月后,他把光滑墙面改为坑洼不平的墙壁。

    皮球也换为各种不同种类的东西,甚至还有形状不规则的,每个物体的弹射变得没有规律。

    又用了半年,终于可以同时锁定和放缓上百个不同种类且形状不规则物体的弹射。

    神魂之力大增,彩色魂气凝结成稳定的椭圆形,且相当凝实。

    炼神魂,就是在炼上丹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炼神还虚”。

    在龙晴派时,金梓鸣就曾多次触及炼神返虚的初级阶段,肉身仅剩躯壳,近似于“虚化”的状态。

    现在小城里,有大把空闲时间,何不再度朝“虚无”发起冲击?说不定也能提升魂力,助他干掉魂虫。    

    https://www./142_142490/48851995.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