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结怨
首页 导航 热榜
    小厮们出门去寻梁红玉。

    片刻之后。

    梁红玉端着一壶酒进来,她已经换好常服,虽然年岁以大,但是却别有一番成熟韵味。

    梁红玉进来之后先是行礼。

    她对着六郎说道:“诸位大人误会了,这孩子并非戏班子的人。”

    六郎脸色有些不悦,他开口道:“便不是,又如何?”

    顾衡脸色一真难看,梁红玉继续笑着说道:“这姑娘的兄长乃是秀才,也算是清白人才的孩子,如何能轻易便被人买了去。”

    那儒衫男子听到这话赶忙对王六郎说道:“六郎,这姑娘的兄长有功名在身,恐怕”

    王六郎脸色不悦。

    “便是秀才又如何,我这是抬举她,我这个人最讨厌旁人不识抬举了。”

    梁红玉倒了一杯酒,她走到王六郎身边,言辞恳切道:“这姑娘家学渊源,与我也是偶然结识,方才那出戏便是出自她手,她真的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还请大人三思啊。”

    梁红玉虽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却也明白在这二楼包厢中坐的都是她得罪不起的。

    当年他的师弟,便是顶撞了贵人,被人直接灌了药。

    尊卑有别,他们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没有选择。

    梁红玉递过去的酒,王六郎不接,梁红玉咬牙说道。

    “这位大人,我与南京城的前知府乃是旧识,若是您当真如此不讲道理,那我也只能拼死护住这孩子了。”

    王六郎冷笑道:“不过是一个知府,便是想拜见我,我都不愿意见,这样的靠山,能有什么用?”

    顾衡握紧拳头,此刻她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尊卑有别,所谓的阶级社会,是如此的无力卑微。

    她再也忍不住,便朝着王六郎道:“我不愿意。”

    王六郎大笑:“这丫头当真有趣。”

    顾衡想转身逃走,可是却被小厮抓住了两只胳膊,顾衡心里一阵发狠,她很狠地朝那小厮咬了一口,然后往外跑。

    顾衡虽然瘦瘦小小,但是力气倒是不小,差点被他跑出去。

    一个小厮想要打顾衡巴掌,一直不说话的王五郎抓住那小厮的胳膊,厉声说道:“够了,既然不愿意,那便没有道理强求。”

    那王六郎还想说什么,可是见到这王五郎板起了脸,顿时讪讪地不在说话。

    梁红玉见状赶忙行礼道:“多谢大人。”

    梁红玉赶忙拉着惊魂未定的顾衡离开。

    顾衡出了包厢之后,梁红玉拉着她的手,有些关切地问道:“你如何会招惹上这样的人,那些公子看谈吐打扮,想必是勋贵之后,今日若不是有人说情,恐怕你”

    顾衡也有些郁闷。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台下看戏,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梁红玉也不想多问,便直接带着顾衡等人离开了燕春堂。

    一路上顾衡还有些惊魂未定,梁兰生看出她的古怪,便开口安慰道:“没事地,马上就到家了。”

    顾衡微微叹了一口气。

    到了春喜班之后,梁红玉单独拉着顾衡到房里头说话,梁红玉脸色不大好,她低声说道:“本想着多留你些时日,可是如今看来,你们得赶快离开南京,否则难保这些人不会找你们麻烦。”

    其实顾衡知道,梁红玉是害怕惹上麻烦。

    不过目前来说,离开南京确实是她们唯一的出路。

    顾衡点头答应:“好,我和娘亲明天就走,只是”

    梁红玉赶忙说道:“钱的事情你放心,我春喜班便是再穷,送你们上京城的盘缠还是有的。”

    话已至此,顾衡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好,这些时日真的是谢谢班主了。”

    梁红玉有些愧疚地看着顾衡。

    “你莫要这般说,此次新戏都是你的功劳,我却要赶你走,真的是”

    顾衡赶忙道:“班主不必多说了,我知道你的难处,我先回去同母亲说话了。”

    顾衡离开梁红玉的房间,到了陈氏的屋子里。

    陈氏似乎方才归来,脸上带着喜悦,似乎今日赚到了不少钱,她还从怀中拿出来一个油布包裹着的东西。

    “这可是南京城里官家小姐吃的东西,好像叫什么樱桃煎。”

    顾衡拿了一小块吃了一口,觉得除了甜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真好吃。”

    陈氏心满意足地说:“照这样下去,咱们一个月后就能去京师了。”

    顾衡看了看陈氏,轻声说道:“娘,我们明天就能走,班主说要借我们路费。”

    陈氏顿时一愣。

    “那如何使得?这梁红玉并不阔绰啊?娘和她的交情也没有到这种地步啊?”

    顾衡无奈一笑,

    “我给兰生先生讲了一个故事,兰生先生将那个故事写成了戏,今日便是去演那出戏的,看客很买账地。”

    陈氏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个榆木疙瘩一般的女儿,如何能这般出息。

    “你莫不是再骗娘,整日里跟着闷葫芦一样,怎么现在变得如此机灵。”

    顾衡低声说道:“娘,我的哥哥姐姐这么出色,我自然也不会太差的。”

    说到令自己骄傲的儿女,陈氏脸色好了很多,虽然心里头有些怪罪他们,可若是真相见了,估计一句重话都说不得。

    “唉,老天总算是开了一回眼,让咱们榆木一样的阿衡,开了窍。”

    顾衡趁着陈氏睡着,偷偷下床,她去见了梁兰生。

    梁兰生脸上的神色淡淡的,他对着顾衡说道:“还害怕吗?”

    顾衡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头一暖,回来之后,没有人问她害怕与否,只有梁兰生问过。

    梁兰生继续说道:“当初我第一次上台,有一位京城的老爷要请我去府里喝茶,我不答应,便被人喂了药,后来便再也不能唱戏了。”

    顾衡眼睛里闪过一丝同情。

    “我自小便没有亲人,被人卖到戏班子,老班主教我唱戏,我也是喜欢戏的,师姐说我当初若是认命,现在可能就不一样了,可是我这样的人,我这样身份低贱的人,偏生就想着要活的有尊严一些。”

    梁兰生看向顾衡。

    “我觉得小阿衡,同我是一样的人。”    

    https://www./142_142493/48852745.html    

    :www。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